遇上茶,
to meet a better me.

双手劳作,安静生活

双手劳作,安静生活

去往园的这条路成了沉淀心灵的旅程,它看起来平凡无奇,是全然开放的,没有任何限制,对我来说它又是隐秘的,是属于我的桃园。

从前不觉得有座山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在我们村子里,几乎家家都有砍不完的柴,种不完的地,采不完的茶。从前起早贪黑只要能干完活才算少了一桩心事,要是有一块地空着,种豆子种番薯种土豆,只要别撩荒都行一一从前,这是很没面子的事。

后来,田地大部分都被征用,我的父母辛苦十几年料理的几十亩茶园,也被当作普通农作物消作补偿就征用了。很多本来耕地就少的人,连种点小菜的地都没了。幸运的是,我家还保留了一些茶地,我的爷爷留下来的高山茶园,至今也还在。

如今,每到茶时,父母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母亲说,要是人能不睡觉,真想晚上都能摘茶叶。这话丝毫不夸张,真正的茶农都懂得这种辛苦,那是和时间赛跑,今天不把冒出来的芽头摘下,会有更多的芽头长大,要么浪费了它,要么摘下它——你知道的,茶人是看不得芽头留在茶树上的。

而只要我在家,就喜欢往茶园里跑。周遭空无一人,听着几十年不变的小沟沟里发出的水声,只有在春天的雨后才有这样滋润叮咚的声音。过年时千枯的小池塘此刻已春水满涨,连池边的水草也长疯了一般,风吹过时像青色的麦浪。很多不知名的苔藓、小蘑菇和野果子们,都在这季节里冒了出来。

睛天里茶园俊俏无比,可雨后,茶园更有一种说不出的隐秘之美,很是迷人。被雨水打湿了的茶园,反射着微微的天光,每一片茶树叶上的水珠,都是一个微缩世界。摘下那片叶子,闻一闻叶蒂里茶浆的味道,这,就是真正的活在当下。

每年三四月,是我恨不能分身的时候。除了日常工作,我爱带着朋友们在茶园里采茶唱歌加吹牛,也就意味着这个时间我哪儿都去不了,城里也难得一进。而近年来,朋友们早就习惯了我在春天几乎无法出行的状况,也都会主动说,春天不找你啊,你好好帮家里做茶,忙完茶季我们再来茶园找你喝茶,还要和老爸喝酒。

这是杭州最绚烂的季节,满城花事,人们也纷至沓来。我已有多年未曾在这样的时候远行,也没来得及在春色恰好的茶季里去别的地方看一看。以往总会有一些焦虑,有隐隐的不甘和遗憾。

今年有了不同,我关注到已拥有的和将要做的,远比这短暂春日要来得丰盛,并可爱一万倍。我知道,这样的转变正是这几年最沉甸甸的果实了。虽不能远行,劳作的时光却是无比充实的。在乡下,这样的日子最平常,哪怕再累,心里也是高兴的。只要我在茶园里,走路,采茶,拍照片,感受春风拂过脸庞,凝视一只蚂蚁,或是在山林间摘一朵花一一自然仿佛有什么魔力,越是细微的东西越让人沉浸其中,时间在那一刻几乎消失了一样,每次只要走去乡间,去到自然里,都能得到温柔平和的抚慰。

越和自然接近,身心和周遭融为一体,和这里的空气在一个频率里,越发觉得该感谢大地之上还有这些生命的枯荣轮回。那天听到身后一记清脆的声响,回头去找,竟然是一个松果儿!那一刻完全管不住自己的腿脚,欣喜到就差跺脚了,乐得满地找果。

回来的路上,和邻居谈天,他们都是看着我长大的,我这样整个春天频繁出没茶园的人,他们也都习惯了我拿着相机带着朋友穿着各色好看的衣服进进出出。“之荣家的女儿啊,茶叶做得蛮蛮好哦。”“又来拍照片啦,快去帮你妈摘茶叶!”“对了,今年的蜂蜜什么时候下来,我让我妈来拿哦”…

我并不常在村里住,但记得每一个人。春天的时候,每天去茶园都要经过这些儿时熟悉的路与邻居的房屋,每次都像是新鲜的相逢。多数时候,这条路成了沉淀心灵的旅程,它看起来平凡无奇,是全然开放的,没有任何限制,对我来说它又是隐秘的,是属于我的桃源。这一次,在这条小小的茶路上,我有了一个愿望,想用这一个个亲手捡来的松果,和今年的第一杯明前龙井,一起捎到你的城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遇上茶花茶网 » 双手劳作,安静生活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