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茶,
to meet a better me.

纯真已难觅,不负真味

纯真已难觅,不负真味

父亲说,这“”字,便是人在草木中,片片皆辛苦。

要论龙井春茶的外形、色泽、汤色、口感、香气,也许真正的老茶客才懂上下,而茶客们各自口味亦是大不同。喝茶这事,兴许受父亲影响,一向喜欢简単随心,喝茶就是喝茶,心里干净自在,这茶才不负真味。

父亲给每天炒好的茶做标记,哪一天在哪一块地上采的,来历清明,且有据可査。而这“据”,只是一张普通的小纸片上写的采摘地、炒制日期及重量而已,有些也会写上“高山西面”、“特别香”、“个小肉壮”、“稍许奶片”等注脚字样。

这些纸片从来到不了茶客的手里,在茶叶分装完之后,通常也就随之丢弃。以前还有亲戚说大可不必给每天炒好的茶叶做不同的标注,反正都是你炒的,一样卖还省心。

“喏,在这里。”做了四十多年茶人的父亲指着自己的心说道。他希望喝到茶的人,喝的明白干净。足量,不掺陈茶,不掺别家的茶,亦不掺不同人炒制的茶。父亲对茶,已到了十分珍爱和挑剔的地步。

六年前父亲把茶卖给一个做茶叶批发的老主顾(我喊他周伯伯),他说老李你这茶叶850我收了,都拿来。老爸说我这茶起码900,少一分我都不卖。

同去的侄子说小伯今天市场里批发价也就780样子哩。父亲固执地拿着茶回家,继续炒他的茶。很少人会把好茶留着,春茶一天一个价,生怕卖不了几个钱。那几斤好茶后来遇上了懂它识它的有缘人,父亲一高兴还送那人一斤自己喝的雨前茶。而那位买走茶的人,后来成了父亲的忠实顾客,如今已是常客,进门就问大哥咸肉
蒸了没啊,我来吃饭了。

写这篇文章的前几天,我收到了一位远方茶友的短信,他说,他的父亲喝了几十年的茶,收到今年的春茶后,认真地摆了茶台,仔细冲泡了一杯。并请他转达对我父亲的感谢:这是我们这个年纪的味道,真,不浮躁。真正妙缘。

有一天我问父亲,现在村里还在炒茶的多半是五六十岁的老人了,以后这门制茶手艺怎么传下去呢?父亲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道:难口内。愿意继承的年轻人已经越来越少,只有真正铁了心要学而且他还得有耐性学,才有可能学得到其中的功夫。至于怎样做出好茶,每个人手法不同,各有套路,没有标准,但炒茶既然是门技艺,规矩总归是有的,心底要扎实,不能浮躁,也急不得,这些老底子的东西不能丢。

在我内心里,父亲已是一位道地老茶人了。他守住了这份技艺,他以自己的技术为骄傲,不作妥协,而他所倾注的这门手艺也因时光愈加显得珍贵。我的内心里是専重传统的,并对散落民间的存有生命的技艺心生敬仰,又渴望在传统之上有一些能流动起来的东西。

若不是亲历茶事,恐怕很难体会茶中情味。父亲说,这“茶”字,便是人在草木中,片片皆辛苦。也正因此,我萌发了把父亲的茶做成不同的手工茶礼的想法,茶礼取材皆来自乡间各种风土之物,再以手书、绘画、自然摄影等更贴近现代生活方式的添加,心底里希望能以它最合宜的方式融入到日常生活里面,与更多的人分享这份有温度的茶,也意欲通过这样的方式,让人们重新认识传统的价值。也许有一天,这些技艺会逐渐消亡,而我,亦能在心里消作安慰,至少,我曽为这份技艺尽了绵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遇上茶花茶网 » 纯真已难觅,不负真味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1

    挺好的,欢迎来丽维家看橱柜http://www.liweijia.com/

    momo2年前 (2017-05-1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