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茶,
to meet a better me.

不是手艺人

不是手艺人

将艺术生活化,让这些手艺之美真正被看见,被使用,在日常生活里与我们为伴,让我们的生活丰富而有情,这是我想尝试抵达的“人情味”的一部分。

一直以来对掌握一门切实技艺的人充满敬意。用一双手,从泥土开始磨砺出一只精美的杯,从最原始的木头雕琢成质朴实用的木器,伴着火光四溅锻打出朴拙的铁瓶,在青山之间编织出令人惊叹的竹器,花几个月的时间将山上的竹子变成柔韧清香的手工纸,花更长的时间,从一团棉花开始织成一块布料绣一件嫁衣……越来越多的手艺人,以自己的方式,呈现新的民艺之美,我能从每一件作品中,看见一份坚守的诚意。

相形之下,我的所谓手作便低级得多,大概就只是停留在双手打包这样的形式层面。既没有历史传承,也谈不上什么文化。我常反思自己,要谈手作,怎么也算不上,可要放弃了这一个部分,也就失去了乐趣。某个深夜我和平常一样在本子上瞎涂抹,抹着抹着却不经意写下满满两页纸,仔细一看,那些字迹是这样的:陶器、茶之路、印染、花布、木作、时节小吃、手工编织、山里的风物、行将消逝的手艺……啊呀,激动得拍大腿,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啊。我大可不必因未能掌握其中一门手艺而焦虑,能应时节应风物,把这些手艺人的作品与茶做结合,不论吃喝日用,这可真是件美事啊。我是茶画家的设计师,可不是手作匠人,喏,当我认识到这一点,哪里还有什么矛盾和尴尬,瞬间就通了。

怎样让手艺人的匠心之作恰到好处地出现在礼物中就是我的工作之一。用我的方式,传递它的一切: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去哪里。并非人类有这样的自问,每一件有生命的作品,都能回答这三个问题。这既是作品和使用者之间的关系,也是作品之所以被接纳的价值,也正因此,它才能让更多的人“有所用亦有所得”。三年前有幸得到了珍藏级元书纸,纸质极其细腻柔韧,百揉不破,抚摩如婴儿肌肤般柔滑,闻起来是一股破开新鲜竹筒之后那层竹衣的清香。我被这张纸打动了,脑中立刻闪现画面:儿时的草药包。

在浙江富阳湖源,元书纸制造已有1900多年历史。如今当年家家造纸的盛况早不可寻,只有上了年纪的几位老人还会这门老手艺,因其操作过程繁杂、历时长久、成品率低且利润单薄,少有人愿意传承。我第一次将元书纸运用在产品之中,缘于一份地地道道的古法红糖。用元书纸仔细包裏后的红糖,敦实可爱,.就像儿时提着包老冰糖,去山那边的外婆家走亲戚一样。

儿时草药包也好,老冰糖包也罢,元书纸以它的独特传递了我想要的质朴之美。再后来,我也用元书纸来包裏农家笋干用作茶画家的老顾客礼物,有人收到了告诉我,竹纸包竹笋,是天然的默契,很有爱,也很有心意。也有一位朋友对我说,你可知道,这个小小的可爱的心意,让我重温了儿时的记忆,很感动,我把这张纸收了起来,夹在书里。

听到这样的话,心里有小而结实的温暖。一个小到可以捧在手心的包裏,朴素简単,依然可以做得更“讲究”一些,这是属于我的坚持。包装不只是来衬托产品的,它有使命,让产品通过包装呈现一种气质,一种精神,一种内心的渇望,甚至是一段关系。包装形式可以被突破,材质本身也可以被赋予新的用途,这些都是设
计一份礼物的方法。但对我来说,怎样选择最合适的包装材质,和怎样选择一款产品,同样的重要。我希望它们是独立的个体,你是你,我是我,妥帖、自然,有它们本来该有的样子,又彼此映照,相得益彰。

将艺术生活化,让这些手艺之美真正被看见,被使用,在日常生活里与我们为伴,让我们的生活丰富而有情,这是我想尝试抵达的“人情味”的一部分。我不是手艺人,我是美好手艺的分享者与传递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遇上茶花茶网 » 不是手艺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